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香门第的后花园

有追求就有收获

 
 
 

日志

 
 

飑线来袭(刊发于《当代作家》)  

2012-05-20 22:57:56|  分类: 人文景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6日下午,飑线瞬间直插苏北,狂风肆虐,宿迁、淮北、连云港、盐城地区都上演了末日大片。

飑(biao)线:1.基本概念:由许多雷暴单体侧向排列而形成的强对流云带

                         2.影响范围:长约几十至几百公里,宽约几十至两百公里

                         3.持续时间:几小时至十几小时

                         4.天气现象:大风、冰雹、雷暴、破坏力强

 

        5月16日傍晚约七时许,因加班我晚点回家,因此遭遇了罕见的飑线,一刻钟的路程,亲历了狂风的威力。

        飑线,这个新名词我是第二天才知道的。当时出了公司大门,惊见外面昏黄一片,北方乌云压顶,狂风张牙舞爪的横扫过来,我以为是龙卷风。小树被摧残得几乎趴在地上,大树也象吃了摇头丸般疯狂的摇摆,纸屑、方便袋在空中乱舞。美国大片中关于龙卷风的镜头此刻正在我面前上演,我甚至有点兴奋,在来势汹汹的乌云下方环视了一周,试图找到龙尾巴,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失望,怒吼的狂风就刮醒站立不稳的我,在大雨到来之前赶回家才是正事。       

     风婆子不知为什么事,毫无征兆的发这么大的脾气!飞沙走石中我靠近几米外的电瓶车都成了很困难的事,艰难的戴好头盔,穿好风衣,毅然决然的跨上车子,感觉象个英雄一样视死如归。

        车子上了路就犯了飘,得使劲稳住车头,才不致于失去控制,可怜自己成了惊涛骇浪里的一叶小舟。外面已黑透了,我走的这条路两旁绿化很好,平时干净眼养,此刻刮起的风沙一波一波的,毫不留情的往我身上砸,眼睛勉强眯着也不太能辨认道路,跟着感觉走,车子象喝醉了酒横冲直撞冲进入了市区,一下子,我发现,仿佛全世界的车子都被狂风扫到大街上来了,垃圾被狂风抛上了天,再狠狠的摔下来,车子、行人也象垃圾一样被狂风驱赶着,惊惶惶的如搬家的蚂蚁,彼此加速行驶又小心保持着车距。风婆子不知是在跟谁呕气,象个歇斯底里的泼妇一样,尽情耍赖撒泼。大概它觉得还不解气,把雨也及时请来加入了这场疯狂的报复行动中,街上的行人更加惊慌失措,如果没有路灯还明亮着,说它是世界末日到了,一点也不为过。

      幸好在大雨还没有完全到来之前,我终于到家了。回到家看着窗上来不及往下趟的雨水,听着外面肆虐吼叫的狂风,我竟有死里逃生般的侥幸,还有被家的气息包围着的幸福。

        人们总习惯在风雨到来之前,赶快回家,觉得回到家才是最安全的,殊不知你风雨兼程的过程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事。所以,在灾难来临之前不妨先躲过它,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有时人生前行的道路中,遇到阻挠和困难的时候,不妨也先等一等,避一避,相信风雨过后,依然是风平浪静。


 飑线来袭(刊发于《当代作家》) - 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