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香门第的后花园

生活感悟

 
 
 

日志

 
 

(原创)生日宴上的神秘嘉宾  

2012-11-05 22:47:36|  分类: 生活浪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二十岁生日,我们没按当地习俗大摆宴席庆贺,而是计划去女儿学校为她庆生。

         生日那天我们凌晨五点开车出发,九点多到了女儿学校,和她汇合后,兵分两路,她和爸爸去订蛋糕,我则去女儿先订好的饭店点菜。女儿怕同学跟老师一起吃饭拘束,已提前几天请了她的同学,生日当天我们只请了女儿学校的两位老乡老师和老公南京城里的老乡。

(原创)生日宴上的神秘嘉宾 - 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的博客

待我点好菜,我先生他们也到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先生指着那人对我说,这是银山。我向客人点头含笑,早就听老公说梅兰去北京出差,她老公来,我暗自打量:客人比想象中的年轻,剪着时髦的超短板寸头,有型有款,高高的个儿。梅兰在南京某高校负责招生工作,常听先生夸梅兰能力强,会办事,说她夫妻二人在南京很吃得开,十来年前就一人买了一辆车,云云。梅兰,我是认识的,到老家也遇见过一两回,但她老公我从未见过,含糊的认为他应该是南京人。听先生说梅兰老公人很好,他到南京出差几次,梅兰的老公都热情接待。

因老师未到,我们一起打牌等待。虽然银山很随和,但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是那种经常出入上层社会才能熏陶出来的气质,优越于我们小城人的大气显露于无形。梅兰不在家,她老公还能大老远的从江南赶到江北来吃这顿饭,作为女主人觉得有面子。

银山晚上在一家很气派的饭店回请我们。中午因他开车没有喝酒,晚上特意步行到酒店,陪我先生喝酒,酒过三巡,银山的话也多起来,在我单独敬他酒之后,他轻描淡写的对我说:我们那时班上的某某你还记得吗?

这个某某是我初三在谷丰中学复读的同学,跟我特别要好。一时我的大脑暂时短路,银山看着我,显然在等我回答,我来不及捋直思路,冒失的问了句很笨的话:“你不是南京人?”他说:“我是谷丰的,”啊?!我一惊,看向先生,先生点头证实。我很窘,一时有点难以接受他祖籍迅速的变更,更不信他是我的同学,心想这个人怎么可能是我同学?我快速的在记忆库里搜索一番,无奈没有寻到关于眼前这个人的半点信息。

银山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我去过你家,有次你生病和几个男生送你回家的。”我从小就体弱多病,这有可能,依稀的模糊印象,哪里经得住二十八年的岁月冲击?为了进一步证实,我问,你记得林卫华吗?他迟疑:我们班上没这个人吧?天!林卫华是当年班主任的女儿,与我同桌,他竟然说不认识,我更怀疑了,我又问了另外几个当年班上成绩优秀的同学,他倒都印象深刻,对二十八年前的那段记忆,我清晰的部分他茫然,他清晰的我又模糊,但那个特定时代的许多人和事慢慢的成了我们共同的回忆。我试图在这段记忆里找到他,又试探着问,那时你在班上个子不高?他摇头,很不自在,显然他对我印象深刻,而我却记不得人家了,我有点难堪,又费劲的潜到二十八年前去打捞,蓦的,一个高个穿黄军装坐在最后排的长发大男孩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跟这人对上号了,不能全怪我眼钝,银山同学发型变化太大也是理由。我没再说话,怕银山同学伤心,到现在才想起他是谁。我渐渐的承认了眼前这个“南京”人,就是我同学的事实。我对梅兰也是似熟非熟,索性问开了:“记得梅兰那时也在谷丰上学的,”他说,“梅兰在胡老师班上,”我再一次窘了,当年初三就两个班,胡老师是甲班班主任,我们是乙班。“这么说,亚兰跟我们也是同学了”为了掩饰,我说了句多余的话,也为自己到现在才知梅兰其实也是我的同学而惭愧!

 在之后老公与银山聊天的过程中,我的思绪穿越到二十八年前,在初三复读的那一段难忘而又瞬捷的时光里逡巡,彼时不象现在,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读高中的权利的,那时能考上“小总计”做教师便是“跳农门”的最理想捷径了,我第一年没考上高中,所以复读时特别用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又因为是复读的,成绩自然在班上名列前茅,眼里只瞧得上成绩好的同学,象银山这样体育不好,相貌平平,成绩不好又调皮捣蛋的男生哪里放在眼里?我们那一届一百多个同学考上“小总计”的就两个,考上高中的也就十几个同学。银山没考上高中,据说他后来辗转到邻县乡镇中学借读,是当兵考上军校,官至营长转业到南京的,现在南京什么文化传媒单位身居要职。

想起这段经历,我嘘唏不已,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惭愧。一直是传说中优秀的人,竟然是我的同学。这么说梅兰夫妇二人早就知道我是他们的同学了?难怪他们往日对我们的帮助有超乎老乡的热情。

后来老公也意识到银山当天的热情,吃完午饭不但引领着我们的外地车子绕了一个多小时穿过隧道到江南,带我们去他家小憩,晚饭前还做向导带老公去接我们一个重要客人,在约定地点苦等了两小时。原来,这一切不仅仅因为老公是梅兰的老乡,还有我也是他们夫妇二人的同学。悟出这点后,就不难理解梅兰“南京”老公的盛情款待了。我被这份一直离我不远的纯洁的同学之情感动着。老公大概也想到了这一层,我看出他居然有点吃醋了。


(原创)生日宴上的神秘嘉宾 - 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的博客
(原创)生日宴上的神秘嘉宾 - 书香门第 - 书香门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