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书香门第的后花园

生活感悟

 
 
 

日志

 
 

人间与天国只有一根绳子的距离(原创)  

2011-04-09 21:20:25|  分类: 真实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姨娘死了”,子雯晚上刚下班回家就听老公说,看见子雯疑惑的眼神,老公又加上一句,“上吊死的”。

梅姨算起来是子雯老公的长辈,是老公堂姐的婆婆,又是老公婶娘的妹妹。子雯老公堂姐堂弟家做事的时候,就会见到梅姨。子雯看到她总是礼貌的叫一声“小姨娘”,而梅姨总是热情地回唤子雯的乳名“小燕子”。 子雯印象中梅姨总是一身素净的打扮,头发梳得纹丝不乱,苗条的身板有点微驮,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韵。

梅姨家子雯去过几次,第一次去的时候,没有生过孩子的梅姨拉着子雯看了又看,欢喜的表情让子雯想起《红楼梦》贾母第一次见黛玉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吧,临走时梅姨还送给子雯一双手工钩的地毯鞋,很漂亮,子雯不舍得穿,收藏在家里。

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老人,爱干净爱漂亮的老人,突然间就去世了。

子雯听说梅姨是吊死的时候,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她心里的疑惑大过了悲哀:是什么事让一个74岁的老人厌倦红尘,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与人间绝别?一个古稀老人本该含贻弄孙,她怎么会在人生的黄昏看破红尘,提前踏上去天国的征程?

梅姨的死会不会跟她的老公有关?

梅姨的老公年老体弱,常年生病,22年前中风,落下腿疾,十多年前摔了一跤,更是生活不能自理,一天要吃十几种药,梅姨夜里要起床六七次照看他。前几年他孙子结婚时就已不能说话,看看好象撑不了多久就要过去了,要不是梅姨无微不至的照顾,怕早就见了阎王。梅姨肯定是照顾累了,想歇一歇。

但梅姨是个勤劳、善良、干净利落的老人,她不会只为体力上的付出而丧失活下去的勇气。她一定是心累了,为她这个家庭。

作为不能生育的女人,梅姨注定是要吃苦,第一次婚姻就以不能为夫家延续香火而失败。后来远嫁给现在的老公做填房,这个老公大她十来岁,当时做村书记,也风光过一时,梅姨也就过了那么几年好日子。老公膝下有一子,是个斜眼,矮小丑陋,梅姨给人家当后妈,辛辛苦苦拉扯大这个儿子,自己没有孩子的梅姨有严重的危机感,怕这个养子将来娶个媳妇不孝顺,就打起自己的姨侄女的主意,以为娘家侄女成了自己的媳妇之后就高枕无忧了。按说侄女的相貌才智都在她儿子之上,是看不上这个儿子的,但梅姨家的条件在当时当地算得上首屈一指,年轻女孩总是有点爱慕虚荣,侄女架不住梅姨糖衣炮弹的强大轰击和母亲(梅姨的姐姐)的利诱相逼,终于成了姨妈的媳妇。

几年之后,梅姨的老公从村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儿子又染上了赌瘾,把家里刚买回的一批准备办厂的织布机作为最大的赌资全部抵押给人家,家道从此开始败落。侄女也是个要强的人,丈夫无能虽然戒掉了赌瘾,但在一个小厂里打工,一千余元的收入终归是不能撑起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的,侄女这时恨起姨妈来了,当初不是她畜意骗自己,怎么会嫁给这么无能的老公,怎么会过这种日子?为此常与姨妈闹别扭。梅姨心里也不好受,好歹看在姐姐的份上让一让这个亲侄女媳妇。为了撑起这个家,侄女跟着表妹到上海打工,赚的钱比老公要多几倍。

家里的事自然落在梅姨的肩上。可怜梅姨既要侍候老公,又要种三亩多地。梅姨农闲的时候也不闲着,还钩些外贸补贴家用。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本该享福的年龄,可梅姨跟爬山似的,不知何时是尽头。前几年梅姨的孙子结婚了,孙子在市里买了房,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又添了一笔债,侄女不到上海打工了,又到孙子家里带孩子,梅姨的重孙。

这个家,这个多病的老公,这个三亩二分地,始终成了梅姨一个人的包袱。梅姨扛得太累了,她不想扛了,这个家对她来说只有付出,没有回报。没有温情,没有人关心她,冷冰冰的,觉得她的一切付出都是应该的,她既累又孤单。

清明前两天的清晨,梅姨给病老公打了蛋茶,端到床头,趁儿子媳妇,孙子孙媳都在家,尚在睡梦中的时候,用一根绳子挂在厨房的二槽上,匆匆登上了去天国的路。

她的家人对亲戚朋友说梅姨得了抑郁症,意思是才走了这个极端。梅姨的葬礼安排在清明这一天,子雯因为另一个重要的事没能去送梅姨,听她老公说,在梅姨的葬礼上,养子,侄女,年迈的姐姐,哭得天昏地暗,他们在梅姨的绝然离去中幡然醒悟吗?忏悔吗?

梅姨在临走前几天,早就计划好一切,也流露出好多迹象,她会叠一种很漂亮的纸钱,对邻居说,这个留给她自己用;还一边叠纸钱一边对老公的前老婆说“姐姐,姐姐,我叠纸钱给你用,用不掉留给我用”;家人邻居都听她说过这些不吉的话,但谁都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梅姨端了早茶给老公之后,她老公甚至在距厨房几间远的房间听到过梅姨的呻吟,楼上儿子媳妇也听到凳子倒下的声音,可是谁也没往那方面想,他们以为梅姨天生是坚强的,怎么会走这一步呢,他们想不通,还给梅姨的解脱冠上“抑郁症”的罪名,以遮其羞。

子雯想,可怜的梅姨。她自己太要强了,太追求完美了,竭尽全力照顾这个家,象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没想到偷一点懒,歇一歇,所以74的她太累了,用一根绳子给自己的人生画了一个句号,结束了无尽的尘世烦恼。

可怜的梅姨!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